聚财经 - 最具影响力的美国股市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热·点·资·讯
最·新·动·态
最新今日聚焦

股·票·名·家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聚财经 > 热点资讯 > 国内经济 > > 正文

东吴证券袁渊:建立适应新兴产业发展的金融服务体系

发表:admin    发表时间: 2017-05-31 保护视力色:         
    香港万得通讯社报道,5月7日,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主办,每日经济新闻、每经智库、中信出版集团协办的中国经济真问题中国的坎研讨会在京举办。 在会上,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东吴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袁渊表示,希望能......
 

      香港万得通讯社报道,5月7日,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主办,每日经济新闻、每经智库、中信出版集团协办的“中国经济真问题——‘中国的坎’研讨会”在京举办。

      在会上,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东吴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袁渊表示,希望能够建立一种适应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的高效金融服务体系,实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袁渊认为,大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方式跟小国是不一样的,小国可以依靠一个小产业成为一个大国当中的一部分,但是大国都有独立的产业链的。大国中就美国和日本建立了这种产业链,中国是一个潜在的可能。看一个有竞争力的产业链是很多产业组成的,比如日本是高端制造业、信息产业,美国是通讯、高端制造、新能源电子等等。这种产业的产生,在早期是有共同特征的。

      举几个特征,就是研发费用很高,早期营收低、成本高、利润低,这些不是随便说的,网上查了英特尔和高通早期的年报发现,他们在早期,事实上这些新兴战略产业本身的利润很薄,不太符合传统的金融体系(包括像传统银行业务)的支持的,需要的是更有效率,更有前瞻性的金融服务。举几个例子,1971年2月美国纳斯达克成立,1971年10月英特尔上市,1980年苹果上市,1986年微软上市,韩国三星是1989年在韩国的资本市场上市。这些数据说明什么呢?并不是说当时美国只支持了这些企业上市,而是当时其实支持了一批这种行业的企业上市,最后走出来了这些,其实中间有很多公司倒闭了或者是退市了,留下来了这些。事实上就是说,建立一个能够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高效的金融体系,实际上现在的中国,或者在这个发展阶段都是非常重要的。

      像巴西、俄罗斯,事实上你想不到有一个很有竞争力的出口型的商用产业,其实很难找到,同时也没有一个很具有竞争力的金融服务体系。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波音和伊尔,之前讲中国商飞的发展路径,两个对比,一个是美国的波音,一个是俄罗斯的伊尔系列的商用机。事实上波音在公司成立后不久就上市了,但是伊尔,查了一下数据,没有查到俄罗斯的股票数据,可能没有在俄罗斯上市。意思就是,这种战略性的新兴产业发展是需要更高效率的,或者更具有竞争性的金融体系支持的。

      中国金融体系方面,虽然说中国的股票市场的融资量和全国GDP占比是逐年上升的,但是中间体现出的行业特征是比较有趣的,其中金融业和房地产业上市公司市值的整个历史存量和增量的占比,应该是处于主要大国的前列,是比较高的占比。存量就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A股几个重要行业都是金融和房地产。再看增量,今年很多城镇银行排队上市,还有很多地方的券商,都是今年上市排队的主体,包括房地产业。即便在增量上,现在在证监会排队的将近900家公司里面特别有竞争力的这种战略性新兴产业不多,有国际竞争力的著名高端制造业公司并没有看到。为什么有这种现象?是因为高端制造业本身财务的指标在早期是不符合现在整个金融监管体制的,无论是利润的一些要求或者是营收的要求。事实上这种财务指标是人为设定的,没有一个利润指标对于任何行业是最优的,一些指标对有些行业有效,可能对另一些行业就是不合适的指标。如果能够在现有的这种融资体系里面能够批一个特区或者是一种制度,能够支持那些战略新兴行业,比如说中国商飞,比如中国商用发动机总公司,是不是能够在未来三年内上市?在现在的制度下短期内不可能上市,但是事实上在美国有这种先例,在企业负利润的情况下,或者说营收很小的情况下,就凭着很高的科研投入,获得资本市场认可,如果中国资本市场认可中国商飞未来有很大的市场,为什么不能三年之内就IPO呢?快速的融资,解决财政的压力,能够提高整体的效率。后发国家的高端产业的追赶竞争,因为战略不能规模化,很多产品,无论是国产还是进口都是没有规模化的,这样早期肯定成本是偏高的。后发国家战略性新兴行业的早期发展和竞争优势需要一个更有效的金融体系的支持。

      再举几个例子,瑞典是可以独立生产航空发动机的国家,萨博是欧洲最重要的一个航空发动机的生产公司,包括瑞典有爱立信,芬兰有诺基亚,这种大国或者是中等规模以上的成功国家,都有很强竞争力的产业。这个产业,可能局限于在制造业,因为可能从数据上显示是这样的。

      袁渊表示,落脚点就是,中国的金融服务体系有两个特征,一个是国有性,中国的银行多数是国有的,多数贷款机构也是国有的,在贷款的时候可能贷款决策不会去冒这种所谓的产业风险,更多的是考虑一种合规性,或者说预算软约束的限制,金融服务投向是有规律性的。还有一个特征就是中国金融监管前置的审核太多了,无论是银行监管还是证券监管,证券监管很明显,强前端审核弱后端监管是特征,前置审核太多了。国际上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这些先进国家,美国和欧洲的金融体系基本都是弱前置审核,加强后端监管。就是前段金融服务相对来说是偏市场化的,因为实际上很难能够发现早期的苹果的,这是不现实的,只能让市场去发现,后端通过严格的监管去限制金融套利、金融违规、金融风险。

      总体的观点,就是希望能够建立一种适应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的高效金融服务体系

 
TAGS:


焦·点·推·荐
概 念 股 分 析
点·击·排·行
网站简介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信息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热点标签 | 百度地图 | RSS地图